视频区 国产 欧美 日韩,亚洲国产经典在线视频_丁香五月啪啪_
您的位置:首页  »   科学幻想  »   我与我触手的旅途 1-6 &
我与我触手的旅途 1-6

我与我触手的旅途 1-6

序章:背
“御坂法师是个好人,但同样也是个怪人。她从不吝惜对别人的帮助,所以说你向她求助几乎不会被拒绝,当然这种帮助并非说是无偿的,一般来说她会向你请求借阅书籍,交换魔法书,管他是什麽呢,只要和文字知识沾边,你的东西不出意外的话她会想尽办法全部借走。当然不要试着拒绝,曾经有位法师请求了帮助却又拒绝借书,关键是觉得御坂法师个子瘦小平常也不起眼好欺负吧,还顺手嘲讽了她。先不说法师的体型与实力无关,御坂法师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读书学习而他又是如何认爲御坂弱小的,对法师来说知识就是力量,甚至有谣传说御坂可以一边看书一边用魔法伎俩来爲自己清洁身体衣物,因爲没人看到御坂穿过除遮住全身的法师长袍以外的衣物,也从未见过她干除借书还书以外的事情。当然这位法师的下场实在是令人发笑,第二天这位愚蠢的法师就脸上顶着一个发光的乌龟出现在衆人面前。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是秘法印记的效果但是我们实在是想不到爲什麽这个秘法印记可以如此从容画在他的脸上,而且如此惟妙惟肖。所以我对新来学习的法师的建议是有问题你就去找她好了,但是她的要求最好不要拒绝。”

以上,是我的传闻,我就是那个叫御坂的法师,这些传闻有对有错,比如说借书,借书主要是爲了找法术,并不是什麽热爱学习,至于找什麽法术,当然是那些对我的特殊癖好有帮助的法术,虽然什麽都没有找到,但也因此扩充了我的知识面。不管是正常向的还是特殊玩法向的。再比如什麽永远只穿掩盖全身的长袍,那当然是因爲裏面是只穿绳衣的身躯,怎麽能露给别人看。不过最重要的是不会有人在奇怪的时间来打扰我,这对我来说至关重要。
“这裏再打个结,嘿,好了,这样最终的束缚就完成了”,随着意念一动,屋子中的四个光源同时消失,同时消散的还有这位女性法师身后的一只立场手。顿时整个屋子漆黑一片,不过我想,如果你有黑暗视觉的话,或许可以看到屋子裏的情况。

一位身材姣好浑身赤裸少女跪坐在床上,如果说有什麽遗憾的话自然是那贫瘠的胸部,经过绳索的上下紧勒还是难以看到凸起,如果考虑到这位女性的年龄,16岁,恐怕是这辈子都长不起来了。双手折叠捆在背后,手肘并拢,手心相对,肩膀被扯得向后拗去,从正面完全看不到手臂的样子。对一般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背祷式的捆绑方式,不过看少女的表情似乎并无痛苦,反而略带潮红,哦我忘记了黑暗视觉无法分辨顔色。视角向下移动,从脖颈处拉出两段长绳,每隔一段距离便记一个结,身体两侧也同样拉伸出多段,穿过拉回,经典的龟甲缚在身上勾勒出棱形的绳网。胯下也有绳子穿过,两个绳结分别掐住阴蒂,阴道。隐约还能看到一个木制的假阳具被绳子紧紧的卡了进去,长期的使用让这个阳具显得光滑趁手。再看少女的腿部,大腿小腿完全重叠,脚丫被嵌进肉乎乎的屁屁裏,脚踝与大腿根,小腿中部和大腿中部,全部用绳子捆在一起,不留缝隙。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捆的很紧,尤其是手臂。完全无法移动如同一体的感觉让我如此的沈醉,身体的晃动刺激了体内的假阳具,在我的阴道内微微搅动。性欲的火焰灼烧着我的心神,我猛的向后一躺,整个人可以说是摔在了床上,开始胡乱的挣扎,翻滚。并不是爲了挣脱身上的束缚,而是爲了感受绳子紧紧缚在身上的压迫感,也是爲了尝试让假阳具在身体内抖动。这样的胡闹仅仅持续了20分锺,我便软软的摊在床上,尽管才浅浅的去了两次,但是体力已经完全不支持我再胡闹下去了。我必须让平稳自己的心神,让自己心无杂念,开始冥想。如果过于疲惫没有冥想,第二天无法施法的我是绝对不可能挣脱如此严密的束缚的。回想起最初自己刚刚学会利用‘毕格比援助掌’,用一只凭空出现的第三只手完成异常严密的自缚,每到晚上就会疯玩到筋疲力尽睡去,往往睡到第二天上午10点才醒,起床感受着自己因绳索紧勒而失去知觉的手臂,感受着异样的兴奋感和体内空蕩蕩的法术位告诉你完全无法挣脱的错愕感,只好苦笑一声,让“咕咕”(我的魔宠,是一头猫头鹰),衔来几片面包爲我充饑,再平稳心神,冥想。直到晚上7点重新获得施法能力的我再施展‘活化绳’爲自己解绑。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长记性,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晚上又会用更严厉更残忍的方式把自己捆好,享受那种无法动弹的快感,再忘记冥想。如此过了近一个月才有点自制力说留点体力好让自己能在晚上进行冥想,白天进行‘正常’的生活。每当回想起那段疯狂的时光,总有种放弃冥想把自己绑上个4-5天爽一下的沖动。不过幸好理智掌管了沖动,将这些念头甩出脑海后,我在床上尝试着调整自己的身姿,尽可能让我处于一个较舒适的位置,“‘咕咕’帮我拉下被子。随着一阵翅膀扑棱的声音,我便感觉到被子覆盖在我的身上。接下来就是平稳心神,祛除杂念,开始冥想。

序章:事起
“所以说,我出师了?”
“是的御坂,你的天赋是我见过最好的法师,毕竟这裏也不是什麽大城市,我能教给你的都教给你了”
站在我面前的是我的导师,安德森,一位精灵男性三级法师,这位精灵虽然年长,知识渊博,但是貌似法术的天赋一般般,如果按数据来说的话智力只有11,只能释放1级法术。不过按他的话来说我是个天才,按照他听我描述的法术位情况来看,一个1级法师一天可以準备3个一级法术来看,我的智力至少有20(ps:我就是公然开挂,dnd的32buy规则智力最高18)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他继续说道“正好我和太阳堡的安德烈也算是熟知,他是那裏的魔法学院的老师,我可以举荐你去哪裏学习,当然我更希望你去成爲一个冒险者。”
“冒险者,爲什麽?”我疑惑的发问
“学院的学习对你来说太简单,太平静,对你的帮助也太小了,毕竟安德烈也不过一个4级,你达到他的水準也无需太久,真的想要继续成长的话,就只能依靠战斗,在地下城战斗。击败敌人的同时获得神明的馈赠,这份馈赠可能是赐予你一些特殊的能力,一份抄录着新法术的魔法书,或者一些非人的技艺。”
“比如?”
“‘变身术’,可以变成和你种类相似的任何生物,比如御坂你可以用它变成我的样貌。再比如说召唤刺客侍从……”
“停,任何样貌麽?可不可以变成一个略有不同的自己?”
安德森略有不满的看着我,“当然可以,虽然只有数十分锺”
“那能不能再长一点,比如搭配延时魔法”
“虽然说可以搭配,但是一般来说一场战斗的数十分锺就够用了,难道你想要全天?”
我兴奋的点了点头,“可以麽?”
“我想想,如果你想要全天,或者永久的话,可能就要用到8环法术‘变化万物’了,根据变化程度的不同持续时间也不同。”
“那个真棒”一股想要立马行动的沖动从心底扬起。“那爲什麽要我现在就做一个冒险者而不是去找安德烈学习出师以后再去当冒险者呢?”
“通过冒险获得能力一定是你自己真正想要的,而通过学习别人的方式学到魔法知识,不一定适合你。而且你随时可以去找安德烈,从他那裏学一些你不会的法术。去太阳堡吧,找几个伙伴开始冒险吧”
第一章:阴影
第一节:酒馆见面
“所以对于难民以及太阳堡居民的失蹤,你们有什麽想法”围坐在酒馆的桌子旁,我维持着奇怪的坐姿看向我的两位临时队友,两只手也完全缩进袍子裏。一位金发碧眼的女性侏儒游蕩者莉亚,最令人痛恨的是她的胸部,据我目测至少有ecup,老天瞎了眼,居然让这样的人长了这麽大的胸也不知道匀我一点。我诅咒你躲藏的时候胸藏不起来!另一位是一个男性精灵德鲁伊博得,身边跟着他的狼。虽然是个狼,但是我总觉的跟个二哈似的。
莉亚:“我想,不如去太阳堡居民失蹤的地方守株待兔。毕竟难民哪裏失蹤的我们不知道,想要抓到那些绑架难民的神秘敌人,我们就只能去已有线索的地方等待。话说回来,博得,你找到了什麽信息。”
“我去了教会一趟,你知道麽,祭祀博斯塔尔被袭击,而且据他描述袭击他的是狗头人和一个会施法的骷髅”
“会施法的骷髅?不可能,骷髅都是用死灵法术唤起的没有智力的傀儡,怎麽可能会施法。”尽管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我还是用我专业的法术知识进行反驳。
博得看了我一样,这个看起来神神秘秘的同伴就是他的临时队友,一个法师,虽然不明白她爲什麽这麽激动,以至于语调都有些颤抖,但他还是接着说道。“但是博斯塔尔就是这麽告诉我的,我也从未听说骷髅可以施法,不过至少可以确定我们的敌人有狗头人不是麽。”
“但是狗头人是夜行生物,大概率会错开行动时间夜间行动,也就是说要熬夜,更惨的是,人类没有‘昏暗视觉’,我觉得我怕不是一个瞎子。”丧气的话语从我嘴中突出,但是内心却雀跃不已,把自己从监视的任务当中摘出去,我就可以躲在角落裏进行刺激的自慰了。果然安德森说的没错,成爲一名冒险者有诸多益处,比如这种在大庭广衆,隔着斗篷一边跟队友聊天一边用假阳具强奸自己的快感远超自己一个人在漆黑屋子裏……不行,要去了……,要去了惹……。
“御坂??御坂?!御坂!!”
莉亚的声音将我从高潮当中唤醒,我竭力的用平稳的语调回应“没事,我刚才在思考我晚上要準备什麽法术。”
“那好,我跟莉亚先去废城区寻找伏击点,你先去準备法术,準备好了小狼会带你来找我们。”博得安排了下行动,说着就跟莉亚离开了酒馆。
没想到一个人在屋子裏自慰和在别人旁边自慰的感觉完全不用,我这样想着,用魔法伎俩清理了下假阳具便随手丢进了次元袋,再检查下身上的龟甲缚,紧了紧,感受着被束缚的快感,晚上他们在监视的时候又可以爽一下了。

第一章:阴影
第二节:夜探旧城区
在嘈杂的酒馆中完成了法术位的临时替换,尽管说法师进行冥想需要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但我是什麽人(一个变态笑),我可是哪怕被全身紧缚也可以完成日常冥想準备的人,现在不过是身上一层龟甲缚,根本无法影响到我。说道这裏,我觉得我应该介绍下dnd的法师。
dnd的法师可能和大家想的差别有点远,作爲一个法师,我们需要用一种叫做法术位的资源作爲基础施展法术,通常还需要搭配言语,姿势(手势),有些更爲麻烦的法术还需要昂贵的施法材料和特殊的施法器材才可以。而法术位这个东西更是十分麻烦,首先法术位只能一天只能借由长达8小时的冥想来充满一次,而法师还需要在冥想之前用一个小时阅读自己的魔法书,不光是平稳自己的心神,也是决定在冥想时我的法术位上準备什麽法术,而一个法术位上一旦準备一个法术,那麽我就只能使用这个法术位来施展準备的法术。亦或者像我刚才那样,花费一个小时来重新修改我法术位上準备的法术。而且法师能够施展的法术位也十分的有限,一个正常的1级法师一天只能施展一个1环法术,所以我的导师安德森听我叙说我能够施展3个1环法术时会如此吃惊。
虽然说这样的施法方式十分的不方便,但也是帮了我大忙了,毕竟作爲意志不坚的我来说,自缚永远是一种沖动的行爲。绑前兴緻十足,爽完以后从未想过说带着绳子睡觉,除非是说爽过头了没力气解开了。毕竟绳子这东西在怎麽说也是一种束缚,或许一开始可以利用性欲沖动去享受这种快感,但玩到最后总会在床上挣开大部分的束缚舒舒服服的睡一觉。但在成爲法师以后,自缚的花样立马就变多了。首先就是严密程度,自缚时绑手永远是个难题。绑腿缠身子虽然每次都是毫不留情,但是对于自己的作案工具兼脱缚手段,如何对待自己的双手一直是个让我十分爲难的问题。先不说把自己的双手绑死的难度,就算能绑死我大多也不敢,万一挣脱不开岂不是完蛋了。不过自从我学会了‘毕格比援助掌’和‘活化绳’这两个法术,前者让我在自缚时拥有了第三只手来协助自己,而后者只需要施展一下‘活化绳’身上的绳索就会立即解除束缚。同时挥霍一空的法术位和必须冥想才能重新施法的规则正好爲自己添加了必须忍受束缚数个小时才能解脱的约束。
对我来说,成爲一名法师真是天大的幸运。
拍了拍我身旁趴在地上的小狼,“小狼啊小狼,带我去找博得好不好”。
小狼懒洋洋的瞥了我一眼,站起身来,微微用嘴拖拽了下我的袍子,便领着我走进了夜幕。
跟在小狼身后,顺手从次元袋中把我的小装备拿出来戴上,感受着下体的充实感,和走动时牵动绳子的微弱搅动,红潮再次浮现在自己的脸颊上。



“你们不是说,你们是来寻找线索的麽,爲什麽找到的却是尸体?”看着地上流淌的鲜血,一路上被绳网勾起的性欲瞬间冷却,鲜血的味道刺激着我的感官。一股反胃的感觉让我想要呕吐。
博得安安静静的靠在墙上,但是地上一个被枭首的兽人,和另一个身上浑身布满砍伤,血流满地的兽人尸体,无疑是他的杰作,说实话我有点难以想象刚才的战斗。
“当然,不过线索在你来之前我们就已经找齐了,不过手段可能有点粗暴。”博得回应道。
“我记得说,米恩斯爵士拜托我们的是找到难民失蹤的原因,而祭祀博斯塔尔是想让我们找到关于会施法的骷髅的线索。但是这跟这两个被砍杀的兽人什麽关系?”
“当然有关系。”清脆的女声从我背后传来,莉亚敏捷的从我背后窜到我面前,顺手还把我都兜帽给摘下了。
“我看到一个狗头人带着三个兽人鬼鬼祟祟的一个屋子接着一个屋子的搜查,我想他们一定和难民失蹤有关,毕竟我在这裏居住了这麽久,从未听说过太阳堡有兽人或是狗头人。于是我和博得商量了一下,就突袭了他们。”
莉亚一边解释,一边绕着我观察,看的我心裏毛毛的,还时不时的戳我下,似乎在观察我的身材。
“所以说,你既不是脸丑,也不是身材走形,爲啥要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呢?”
突然被摘下帽子的慌乱让我有些不知所措,直到莉亚发问我才想起来说重新戴上自己的兜帽。
“我长得好看自然是给自己看。同时也是爲了保护自己,毕竟不会有人对一个灰袍人发情不是麽。”虽然说真实的理由是防止自己高潮时的表情被人发现,也是爲了掩盖自己身上的道具。
“好了好了不说了,那你们难道想要就靠这两个兽人尸体告诉米恩斯爵士说我们找到了线索麽?”
“当然不是”莉亚指向一个角落,哪裏躺着一个狗头人。“我用闷棍敲晕了一个狗头人,把他带给米恩斯爵士我想就足够了,而且博斯塔尔不是说袭击他的人也有狗头人麽,或许也会有关于那个会施法的骷髅消息。”
“那麽你们準备怎麽托运这个狗头人呢?”
“我不光是在等你,还是在等我的狼。”博得突然插话,同时从他的背包中掏出麻绳,看到麻绳的瞬间我突然感觉自己的感官灵敏了许多,原本被满地鲜血压抑的性欲再次高涨了起来,我恨不得现在就把手伸向下边,狠狠的捣弄。不过理智还是压抑住了性欲。等我回过神来,博得已经把狗头人固定在了小狼的背上。
原来你就是一条工具狼!
“回去吧,早点回去早点睡。”
“是啊,回去太晚的话可是很难玩的尽兴的。”我想道。
“对了,你们不是说是一个狗头人和三个兽人麽,怎麽只有两个兽人的尸体?”
“跑了一只而已,肮髒的兽人,一个兽人又能干什麽。”

归途,月光洒在旧城区的街道上,我们一行三人一狼走在了前往骑士营的路上。博得和莉亚并排走在了前面,我的身旁则是托着狗头人的小狼,眼见没人注意我,我偷偷摸摸的把手伸进了下面。手指一边勾动着绳结摩擦着自己的阴蒂,一边不断顶动着阴道内的阳具。尽管对于平常的我来说,这样的刺激根本算不得什麽,但是一想到面前的两个临时队友,野外的环境,乃至高潮后暴露的风险后果。莉亚嫌弃的眼神,又或者突然变色狼的博得,还是说让狼来淩辱我然后用嫌弃的语气说:“愚蠢的人类”。一种邪恶的念头不断地在我心底蹿升,不断地引诱我,让我在这个完全不合理的地方让自己达到高潮。
“不行呢? 如果在这裏高潮……?…,一定会被发现呢,突然站住不动什麽的。”我低声的喃喃道。尽管我的理智在警告,但是我的手仿佛已经不再受我我的控制,动作越来越过分。肿红的阴蒂越来越敏感,中指也伸进了阴道,刺激着自己的G点。身体仿佛脱缰的野马,理智就是那个无奈的骑手。越是想要制止,身体就愈发的敏感,动作也愈发的过分,我仿佛已经听到了下体噗滋噗滋的声响。
突然,“咕咕”通过“情感连结”向我传递了一阵异常的危险感,似乎想要是用这种情感向我警告。是啊,在外边,就在同伴的后边,马上就要高潮了,届时我想我肯定无法再控制主自己的身体,一定会出声,一定会被发现的,但也一定会非常刺激的。不想再思考被发现的后果是什麽,也不考虑做出如此丢人的事情他们又会怎麽看我,我现在只想要高潮?……高……“啊——”
可惜的是这一声啊并非欢愉的呻吟,而是痛凄厉的惨叫,几乎就在“咕咕”提醒我的同时,一刀冰冷的刺刃穿透了我的腰部,顺势在我的身体裏狠狠的搅动一番,很快又抽了出去。虽然说经常用残忍的方式自缚,但我不代表我喜欢疼痛或是对疼痛的忍耐力很强。骤然间如此大的痛苦,不仅仅是让我的意识完全冷静下来,也让我的意识伴随着冰冷的触感,陷入沈睡。只是,昏迷之前,我脑海当中浮想的并非是缺乏警惕心的后悔,而是:
“还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去了。”

再次醒来,发现我匍匐在地上,博得的手正抚摸着我的额头,见我醒来,也不说什麽,从腰间掏出两把短剑向我身后跨去。我试图挣扎着坐起,但是腰间的剧痛阻止了我的行爲,看来博得刚才是对我使用了‘治愈轻伤’。不过看起来不过是让伤口不再失血,而并没有治愈。伴随着身体剧烈的撕裂感和莫名的寒冷,我慢慢的调转了自己的方向。博得,莉亚和那头小狼正在和后边的敌人缠斗。一个身穿链甲衫的矮人手持一把短剑领着八个兽人正在与我们战斗。所幸旧城区的街道较爲狭窄,10尺宽的街道也就只能容纳2-3人并排战斗。后边的兽人看着我们却无法上前,不断在后边嘶吼着,周边还能看到不断从屋子,角落中窜出难民,向远处逃去。战况对我们来说十分的不利,莉亚身上已经挂彩,不过看起来都是一些剐蹭,但是小狼的右肩也有一道深可露骨的斧伤。看来是没能躲开兽人的攻击。将我救醒后,博得以优雅的身姿的穿插在一人一狼之间,替他们招架来自敌人的攻击。暂时维持住了战局的均衡。
“该死的混蛋!”看着那个矮人疯狂的目光和那些面露兇光手持斧子的兽人。恐惧和不安浑身发抖,失血让我感到逐渐失去了四肢的触感。我记得有个说法,有的人面对恐惧,是尖叫着闭上双眼,而有的人,则是尖叫着睁开双眼!死亡的威胁笼罩在我的心头。下定决心,嘴裏念起了咒语。虽然剧痛在干扰的我心神,虽然匍匐倒地的我难以摆出合理的手势,但是这些都算不了什麽,短短三秒我便準备好了法术。“小心!(精灵语)” 。博得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明白了些什麽。突然一手推向了身躯娇小的莉亚,骤然受到同伴干扰的莉亚勉强的维持住了平衡,但还是的撞上了左侧的街道墙壁,与此同时博得拉着自己的狼贴到了右侧街道,这时,这些敌人就暴露在我面前。

没有多余的气力,额头冒着冷汗的我,嘴唇默默的翕动着,我自己都记不清我当时说了怎麽恶毒的咒骂,但是这并不重要。很快,一阵火焰从我的指尖喷涌而出,勉强避开了博得和莉亚,笼罩了所有的敌人。
灼热的火焰喷薄而出,不光灼烧了我眼前的矮人和兽人,也点燃了街道,霎时,整个街道亮如白昼,街道两侧的房屋迅速的烧起了火焰,同样,那些兽人的身躯,衣物也开始燃烧,哀嚎,惨叫,然后无力的倒地,死去。亲眼看到生命额消逝,让我感到一阵反胃,但令我震惊的是那个矮人,明明是最靠前,但没有倒地,身上穿戴的链甲衫虽然不会起火,但烧得通红的链甲贴在身上,呲呲声不绝于耳。但这些都是次要的,真正令人恐惧的是,如此剧痛,理应十分痛苦。他却发出了兴奋的怒吼,发起了沖锋。
“难道要死了麽?”本来博得的治愈轻伤就没有完全治愈的我的伤口,刚才的法术更是榨干了我的最后一丝力气,面对敌人攻击,我没有任何的抵挡手段。“真是可惜啊,明明再晚一点我就可以享受那禁忌的感受,可是你却偏偏早了一秒。”
即将失去意识的我,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慌乱扑灭自己身上火焰的博得,缓缓倒地的矮人和他背后用闷棍猛击其头部的莉亚。

第一章:阴影
第三节:魔网的馈赠
“不认识的天花闆。”
当我再次醒转,我发现我躺在一张木床上。狭窄的房间内只有一个床和一户窗户。月光洒在我的被子的上。“咕咕”一旁静静的看着。感受了下身上的伤口,虽然隐隐作痛,但是明显已经不妨碍行动了。我推开门,莉亚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
“太阳堡的司祭跟我说,你身上的伤口已经治好大半,说在休息几天就可以完全痊愈了。”莉亚见我推开门,一同站了起来。只是一个侏儒坐在人类体型的凳子上,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从上边跳下来。
“博得去把那个矮人和那个狗头人送去骑士营,我就在这裏等你醒来。你现在感觉怎麽样。”
“感觉,还不错?”我迟疑的回答着。“伤口愈合了,但是没好全。而且我感觉我脑海中似乎有一团东西。”
刚清醒时意识还有些模糊,随着和莉亚的对话,我逐渐清醒了过来。随之也注意到脑海的异样。一股奇怪的能量盘踞在我的脑海当中,莫名的,我就是知道怎麽将其引导出来,使其现界。
“神明的馈赠!你居然获得了神明的馈赠!”莉亚突然发出的惊呼不禁令我有些好奇。
面对我的疑惑,莉亚向我解释道“冒险者成长的方式,大多的都是通过战斗来获得来自职业神明的恩赐,并以此成长。不过一般来说都是能力什麽的,奇物我倒是第一次看见。”
我茫然的看着手上的面纱,莫名的我就知道了这件物品的名称和用法。
“诅咒面纱:你的法术无需言语即可施展,如同你的法术搭配了法术默发一般。同时,你的法术会诅咒受术者,下次面对再面对你的法术时,你会更容易击穿对手的法术抗力,同时敌人也更容易受到法术影响。但请注意,受诅咒的不只是敌人,也包括你自己。”
“看来是没什麽大问题了,我先回去休息了,明天下午我会去旅馆找你的。”
莉亚是太阳堡的本地居民,在太阳堡有处居所,像我这种外来者就只能住旅馆了。
和莉亚道别,回到旅馆,我兴緻沖沖的从次元袋中掏出了那个诅咒面纱并带在了自己的脸上。準备试试这件装备的威力。
“毕格比援助掌”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没有搭配的言语的法术在刚刚準备施展的时刻就失败。
“诶?是我还没有成功激活它麽?”
我疑惑的想要把面纱摘下来再研究一下,但就在我手触碰到面纱的时候,异变突生。
突然间,我感到异物入侵了我的口腔和鼻孔,强烈的异样感让我感到了疼痛和恶心。
“这是什麽东西”,我的双手猛地抓住面纱,想要扯下来,但我震惊的发现,那手感并非之前柔软的面纱,一种奇怪的滑腻的肉质感从我的指尖传来,滑溜溜的表面让我无从下手。
就在我尝试将面纱扯下的时候,入侵也没有停止,鼻孔已经被完全堵塞了,口腔也被强行撑开,巨大的触手不光堵满了我的口腔,还在继续延伸,很快就贯穿了我的喉咙。完全封闭的口鼻令我无法呼吸,慌乱的挣扎中我偶然瞥见一面镜子,戴在我脸上的哪裏是什麽面纱,一个怪异的,淡紫色的生物覆盖在我的脸庞上,缓缓蠕动。
慌乱之间,我猛地开始敲打的我的脸庞,想让它从我的脸上脱离开来。但是这貌似反倒激怒了它。嘴中的触手开始猛烈的搅动,强烈的恶心反胃感让我迅速的失去反抗的力气,很快,缺氧带来的窒息让我的意识陷入昏迷。
“这是什麽鬼东西。”

“我还活这麽”
再次醒来,我发现我瘫倒在旅馆的地闆上。昨晚发生的究竟是什麽?
下意识的摸了下脸庞,传来的那种异样的肉质感告诉我有什麽东西已经改变。下颚传来的那种酸涩感告诉我,触手应该是在我的嘴裏住了一夜。下意识的尝试的将伸进嘴裏的触手咬断,但我刚刚用力,嘴裏触手突然间猛烈的抽插,剧烈的异样感让我想要呕吐。来自触手的报複持续了一会停息下来。刚才强烈的呕吐沖动让我有些无力。再次看向镜子,令我惊奇的是,那个淡紫色的生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之前看到的模样,洁白的面纱,完全的遮住了我的脸庞。手指轻抚那个寄生在我脸上的生物。触感和视觉的错乱令我有些迷茫。
“这究竟算怎麽一回事啊。”
我不由沮丧的说道,强力的魔法装备还没弄明白怎麽激活,现在脸上就又寄生了一个奇怪的生物,更别说我不会‘法术默发’技巧的我如今完全变成一个废物,无法施法的法师不是废物还能是什麽。
等等,不会说话,那我刚才的自言自语是怎麽一回事。
再次尝试着说话,我再次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但我肯定我是根本发不出声音的,嘴裏塞得满满当当的触手我怎麽可能说的了话啊。
所以说,是你在替我说话麽,我怔怔的看着镜子,感受着视觉和触觉的错乱感。突然,一股信息传入我的脑海。
寄生面饰:这个神奇的寄生生物可以代替你说话,甚至进食。并且你可以一直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代价就是你的呼吸不再由你来控制,笑),无论是在水下还是臭云术的法术範围内。在施法时,它可以代替你完成言语成分而无需出声,就好像你的法术搭配了法术默发一般。你借助它施展的任何需要言语的法术都会让敌人更加难以抵抗,威力也会更加强大。当然需要支付一些代价。
“那麽代价是什麽呢?”,‘魔法伎俩’
随手一个伎俩用出,确实不在需要我去说话,法术的威力似乎也大了一些,那代价呢。
突然间感到一阵虚弱感,似乎我的一些体力伴随着刚才的施法被这个神奇的寄生生物抽走了一样。同时,触手似乎因爲这个法术苏醒了,再次向我的喉咙发起进攻。
***********************************************反胃呕吐不适的分割线*******************************************
抽插持续了一分锺,过后我虚弱的躺在床上,看来以后想要正常施法,要想办法习惯它的抽插啊。
疲惫的躺在床上,略微有些失神,直到饑饿让我回到现实。
对了,我要怎麽吃东西呢?代替我进食又是什麽意思呢?想着这个问题,我便顺手从次元袋中掏出干粮来。
“那麽到底要怎麽吃呢?”我迷茫的看着手中的食物,然后试着把食物往嘴裏塞,也就是那个寄生生物送去。
“咿呀!”,我感觉到好多细小,滑溜溜的触手划过我的手掌,吓得我丢掉了手上的东西往后一躲,然后才反应过来触手的来源多半是自己脸上的那个东西。手上的食物已经消失了。
“它吃掉了麽,那我吃什麽呢?”我呆呆的再拿了一块干粮送上去,这次我反应过来触手都干了什麽,大量细小的触手先是包住我的手,然后一点一点收缩,把我手上的食物带走,也顺带把手上的食物残渣全部顺走,只剩一点滑腻腻的粘液。
随后,不过多时,触手又开始在我的最内抽插,不过这次幅度很小,同时在我的嘴裏,喉咙裏,甚至是食道裏喷射出大量的粘液,正常来说这样一定会让我窒息的,但是我却丝毫没有不适感,看来我是不需要自己呼吸了。随着触手的喷射,我感受到了一种十分满足的饱腹感,我满足的眯起来眼睛,感觉十分的舒服。
话说,感觉射完的触手变小了,“难道说触手也会痿的麽。”
研究思考问题时自言自语是我的习惯,不过这次,这个习惯看起来是坑了我。
似乎是听懂了我的嘲讽,嘴裏的触手再次猛然的变长变粗,在我的嘴裏,横沖直撞,贯穿喉咙直插食道,就差一步到胃。如此暴力的行爲弄的我生疼,反胃感弄的我眼泪横流,我尝试求饶,但是它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一定要教训我一下。我只好无奈蜷在床上,默默的忍受着触手的淩辱。
“话说,我现在没法吞咽,嘴裏这些充满腥味,略带苦涩的粘液就只能一直含着麽。”